TXT小說區

倚天屠&#40857&#35760第十五


第十五回迷 朱九真

忌和 不悔不 万里 到西域,形影相依,夜夜赤裸相 ,享 。

突然分手,甚感黯然,但想到 于能不 芙所托, 她女儿送往 逍手中,又不禁欣慰。悄立半晌,怕再和何太 碰面,便往山深 走去。

如此行了十余日,在昆 山中 去,再也找不到出山的途 。 日走了半天,坐在一堆 石上休息,忽听西北方 一 犬吠之 ,听 音竟有十余 之多,犬吠 越 越近。

只听得汪汪汪几 急吠,十余 身高 利的 犬已 他 住。 忌 些 犬露出白森森的 牙,神 凶狠,心中害怕, 忙逃跑,只逃出十余丈,就被追上,只 腿上一痛,已被一 猛犬咬中,牢牢不放。他急忙的回身一掌, 在那 犬 , 一掌出 了全力,竟 那 犬打得翻了 筋斗,昏 去。

其余 犬蜂 扑上。 忌拳打足踢, 力的抵抗,但不久便被一 犬咬住了左手,四面八方群犬扑上 咬, 肩背到 被群犬利 咬中, 惶失措之 , 似听得几 清脆 嫩的呼叱,但 音好象十分 ,他眼前一黑,便甚么都不知道了。

昏迷之中,似 豺狼虎豹不住的在咬他身体,他要 口大叫, 叫不出半 音,只听得有人 道:“退了 啦,或 死不了。” 忌 眼 ,先看到一 昏 的 火, 自己睡在一 小室之中,一 中年 子站在身前。 忌道:“大——大叔——我怎么了?”

那 子告 他:“ 儿是 梅山庄,你被狗咬 了,是我 小姐救你的。”

一直躺了八天,才勉 起床,那 子 他好些,便道:“我瞧你身上的 也大好了, 去向老 、太太、小姐磕几 ,叩 救命之恩。” 忌道:“那是 的,大叔, 你 我去。”那 子 他出了小室, 一 廊,又穿 堂。 忌 在那大叔之后,一路上 到的婢仆家人 衣 ,所 屋宇 不精致极 。

走了好一 , 到一座大 之外,只 上扁 “ 獒 ”三字。那大叔先走 去, 了一 ,出 招手, 忌 。 忌一踏 ,便吃了一惊。但 三十余 雄健猛 的大犬,分成三排,蹲在地下,一 身穿 白狐裘的女郎坐在一 虎皮椅上,手 皮鞭,正在 些 犬。

忌一怔之下,立 出, 日在山中狂咬自己的便是 些 犬,再一回想,依稀 得那天喝止群犬的便是 女郎的 音。他本 以 是 小姐救了自己性命,此刻才知道自己所以受了 多苦楚,原 全是出于她之所 ,忍不住怒气填胸,撕下身上的 布 , 在地上, 身便走。

那大叔叫道:“喂,喂!你干甚么呀? 位便是小姐, 不上前磕 ?” 忌怒道:“呸!我多 她?咬 我的 犬,不是她 的么?”那女郎 , 到他 怒已极的模 ,微微一笑,招手道:“小兄弟,你 。” 忌和她正面相 ,胸口登 突突突的跳 不住,但 女郎大 十七八 ,容 媚,又白又 , 直是 世美女。斗然之 ,他耳朵中嗡嗡作 ,只 背上 冷,手足忍不住 抖,忙低下了 ,不敢看她,本 是全 血色的 , 地里 得通 。

那女郎微笑道:“小兄弟,你 了我啦,是不是呢?” 忌在 群犬的爪牙之下吃了 多苦 ,如何不 ?但 站在她身前,只 她吹气如 ,一 的幽香送了 ,几欲昏 ,哪里 得出 “ ”字, 即 道:“ 有!”

那女郎道:“我姓朱,名叫九真,你呢?” 忌道:“我叫 忌。”

朱九真道:“ 忌, 忌!嗯, 名字高雅得很啊,小兄弟你想 是位世家弟子了,喏,你坐在 里。” 指一指身旁一 矮凳。

忌有生以 ,第一次感到美貌女子惊心 魄的魔力, 朱九真便叫他跳入火坑之中,他也 毫不 豫的 身跳下,听她叫自己坐在她身畔,真是 不出的 喜, 即 恭 敬的坐下。

朱九真 地 了一下 忌的情 ,便 那 大叔 道:“ 福,你 他去洗 澡, 些像 的衣服。” 福便 了他出去。 忌 不舍,不住地回 向她望去,看得魂不守舍。

忌回到房中, 小姐的一笑一嗔,一言一 ,在心坎里 咀嚼回味。

一 儿洗 澡, 上 福 他拿 的衣衫青布,整 人也 然一新。

就 , 忌在 梅山庄 起了一 低等的下人,但是他自 自己很幸福,如果留在 梅山庄,就可以 常看到小姐的音容笑貌。可是,事与愿 ,一 几天都 有看到小姐,也 有什么活 他干,心里 得空空 的。

天晚上,他已 都睡下 了,但是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小姐 ,翻 覆去怎么也睡不 ,只好穿上衣服出去 。夜色下的 梅山庄非常寂 ,大多 人都睡下了, 有人在外走 。

忌走 走 ,不知怎地,就 到了朱九真的 房外 ,里 亮 ,似乎小姐 有睡。 忌一 好奇,忍不住走到窗外, 忌 捅破窗 ,明亮的 光下,里面的一切 收眼底。原 朱九真正在里 准 洗澡,她背 自己,站在浴盆前,正在 衣服。

只 朱九真 自己的秀 ,然后 始 衣裙,外衣很快滑下了肩 ,于是一具美妙 人、洁白 的青春胴体几乎是全裸地暴露在 忌眼前。朱九真全身上下只有 色的肚兜和小 ,此外 他物。

忌看得眼都直了, 婪的欣 她 白的胴体:朱九真那 的秀 黑而柔 ,光滑的皮 洁白而晶 , 的腰肢苗 而 ,窄窄的 丰 的屁股,中 的部分自然下陷,勾勒出深深的 谷的形 , 雪花一般的屁股暴露在外,一抖一抖的——修 的 腿 而 , 的 在一 , 有一 的空隙,她的足尖 的踮起, 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 忌恨不得 上去捉住 一 美足,捧在怀里把玩一番。

朱九真 身 ,就要在 忌的偷 下洗澡了,此 的 忌 血沸 ,目光死死地盯 朱九真那裸露 的冰清玉洁的身体。她的 十分清秀,上身裸露 , 的肩 , 的腰,平坦的腹部都一 余。小巧的肚兜,使得朱九真晶 的胸部肌 几乎半裸 ,一 尖挺的乳峰 在薄薄的肚兜上, 忌可以看 她清晰的 胸尖。

然后,在 忌急速的呼吸中,朱九真伸手解 了肚兜背后的 , 下了肚兜, 丰 活 的玉乳羞 地蹦了出 ,一 白挺拔的半球型美乳 于 入了 忌的 野。只 眼前耀眼的雪白中,朱九真一 丰盈 挺、 玉般 柔 的玉乳就如含苞欲 的花蕾般含羞乍 , 花蓓蕾般的玉乳中心,一 小玲 、晶 可 、嫣 比的柔嫩乳 含 怯、羞答答地 傲地向他挺立 。

那一 小可 的乳 就像一 欲滴、柔媚多姿的花蕊,正羞羞答答地期待 狂蜂浪蝶 花 蕊——朱九真的上身已完全裸露, 忌不禁 大嘴, 些 口水都流了下 。

只 朱九真那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 座 挺、柔嫩的 峰, 是一 巨乳,波 涌, 玉乳又大又尖挺,羞 地上 ,惹人怜 ,更增添几分 的美感,山 上 粉 色的葡萄,晶 剔透,更令人看直了 眼,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;

平坦的小腹上 迷人、小巧的肚 眼儿,叫人 不 手;芳草萋萋之 更 人有多一分 太 ,少一分 太短之 ;青 似的修 腿,不 是色 、 性,均美的不可方物。

不等 忌喘上一口气,朱九真已 下腰,褪下了 剩的白色 ,丰 隆的少女 嫩 滑,朱九真淡黑柔 的 毛 掩 其下粉嫩 的小穴,令人心 神往;象牙雕就般的玉洁 腿 、白皙修 ,那晶 剔透的大腿、白璧 瑕的小腿、丰 秀 的足踝、精致 的足趾,若凡 色, 胜仙子的天姿!幽暗月色下,朱九真那赤裸胴体 耀 令人 眩的美 光芒。她一 不挂地走 撒 花瓣的浴盆中。

窗外的 忌只 得 袋“嗡”的一 ,接 一 幽香 ,只 朱九真 浴盆中的水捧在在掌心,秀美晶 的 手 水撩在玉乳上,然后 手不停 捏自己的玉乳。

忌看 朱九真 手不停地洗 玉乳,那迷人、 大的乳房在一 揉搓下膨 大、 豆般大的乳 更加 挺、上 ,心里十分痒痒,恨不得自己也能用 手去揉捏朱九真的 座玉女峰。

朱九真 搭在浴盆 沿上, 她那一 修 的玉腿便裸露在外,她 水撩在自己的一 玉腿上,然后 揉摩擦起 。接 她站起身 ,去洗自己的腹部和屁股,她 心的擦弄平坦的小腹和 的屁股, 忌 得朱九真的姿 十分 媚、令人 。

不一 儿,朱九真的手探向她的下体,在私 上抹了几下,便用 手 自己的下体肉逢,准 清洗自己的小穴。朱九真的小穴 才一直泡在水里,此刻已 得有些 ,她的小 始泛 ,一不小心手指擦 嫩的大 唇,不由地身体 抖了一下,一种又麻又痒 的感 遍了她的全身。朱九真的 眼悄悄的 上,手停留在下体, 慢而 柔的擦洗起 ,一 映在美 的 ,更添几分姿色。

忌 美女清洗 她的 的香 景,不由得心猿意 ,很想 去和朱九真洗 浴。

朱九真洗完 后,便 下腰,擦洗她 巧的小腿和 足,然后背 忌 方向,用手分 她的屁股,用水清洗她的菊花蕾。朱九真姿 十分 人,她由于是背 忌,所以一 的屁股正好展示 忌,尤其是她分 自己的屁股 ,那少女最 秘的菊花蕾也暴露 ,只 朱九真的屁眼小小的、淡黑色的,上 几根 的 毛。

忌的 一直 有离 朱九真的身体,突然 她 浴盆中起 ,去拿毛巾擦干自己的身体,便知道她是洗完了。 忌怕被朱九真 自己在偷看她洗澡,于是赶 离 里, 走前 不舍地朝窗 朱九真那美 的胴体再看了一眼。

忌回到自己房 ,躺在床上,一想到 才看 的 景,更是睡不 了。

朱九真那少女赤裸的胴体不停地浮 在眼前。 忌 小到大看 不少女人的身体,但是她 要么是 流少 ,要么就是不 情的小女孩,像朱九真 既成熟又 真的美少女,他 是第一次看到,尤其是那 丰 嫩的乳房,更是周芷若、 不悔她 所不能比的。以前和周芷若、 不悔 昵,那更多的是小孩子之 的玩笑,但是 在 忌 自己似乎喜 上朱九真,而 种喜 已 包含 成熟男女之 的 。

忌想 想 ,不由得便睡 了,不知 了多久,突然听 有人叫他起床了。

他 眼一看,原 是小姐朱九真。 忌立刻受 若惊, 忙的起身 道:“小姐,你怎么 了?”朱九真 媚地一笑, 道:“ 忌,不要叫我小姐,叫我真儿就好了!” 忌听到 ,不知 什么好, 想到小姐 自己 么客气。

朱九真 忌沉默不 ,便 道:“ 忌,你是不是喜 我呀?” 忌 自己被朱九真 中了心事,羞得 ,知道不好抵 ,但又不知 如何回答,只好 。

朱九真于是便向 忌怀里一靠, 嗔道:“你喜 我那就吻吻我吧!”此刻, 忌 香在怀,早已忍不住,又 小姐如此挑逗他,于是便一下吻住了朱九真的 唇。但 忌一 , 身激 的 抖,竟忘了如何 吻。到是朱九真主 把舌 伸了 , 忌一 抖,一 感受 朱九真那 柔滑的香舌以及那香甜可口的津液。

人 抱 一起 吻, 忌被朱九真的身体 ,刺激得他都快要受不了。于是吻 吻 , 忌便用右手抱 她的肩,左手往下面直接探 去。但朱九真的腿 是 , 忌便在朱九真的小腹上 摸 ,她居然主 把腿分 了一些, 忌好不客气的 伸下去,隔 裙子 弄她的下体。朱九真此刻躺在 忌的怀里,一 和他接吻,一 被 弄 下体。

了一段 , 忌把左手放在朱九真的乳房上揉 ,那一 乳房丰 挺,摸上去很有 性。 忌 得 不 ,干脆 手伸 朱九真衣服和肚兜中, 摸到了毫 遮 的乳房,好柔 ,好滑嫩。

朱九真呼吸有 急促, 始 呻吟起 。 忌肆意玩弄了她的乳房后,慢慢地把手朝下摸去,滑 她的小腹,撩起她的裙子, 去她的裙 ,用手 的 摸 她的小腿, 往上,滑到了她的大腿, 是第一次直接的触摸她的大腿,非常的光滑, 忌不由的 心 不已, 回摸了好几次后,又 向上摸去。

朱九真的 腿仍 的 , 忌把手使 的插入大腿 ,她的大腿在 忌的攻 下很快就分 了。

忌把裙子往上撩, 于看到了被分 大腿的下体,被白色 的包 ,丰 的 鼓鼓的。 忌隔 用手触摸到了她的 ,感 到那里 嫩 滑。

朱九真全身不由自主的一 抽搐,口里 出低沉的呻吟, 忌用中指狠狠的往里插了一下,她全身都拱了一下, 出低沉的呻吟。

忌得寸 尺,用手伸 了朱九真的白色 ,往下探去,感 到了根根 毛摩擦 他的手掌,她的 高高凸起, 忌向下一探, 于 到了那片 嫩滑的幽幽谷。

忌指 并 , 始揉搓朱九真的 ,朱九真的身体就像一 弓一 , 他 作不停的扭 ,嘴里不停的呵呵喘气。 忌左手不停地揉搓她的下体,右手解 她的裙子,然后又去 去她的上衣和肚兜,朱九真那一 幻般的丰 乳房便跳了出 ,毫 遮 地暴露在 忌眼前。

只 那一 嫩、丰 的乳房,赤裸裸地展 在 忌的面前,酥胸上白 而丰嫩的乳房,高高地挺立在胸脯上,那 乳房 微微的, 朱九真的呼吸而起伏不停,很是性感, 的乳 , 的象 粒新 的葡萄,令 忌禁不住要含吸她。

想到 里, 忌 埋在朱九真深深的乳 里, 始嗅吸她 出的乳香以及女人特有的幽香。只 忌一手 住朱九真的 腰,一手握住了那一 雪白 的乳房,他感到朱九真丰 白嫩的乳房富有 性,乳房 的 粒乳 挺立,乳 似乎很小很嫩。朱九真被 忌玩弄 乳房, 嫩的 蛋更加的 亮了,呼吸也似乎更加的急促, 乳房上 的体 , 得她 身 。

忌感到手中象是握住了一 棉花,又象是握到了一 汽球,又 又 ,很有 性,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摸揉起 。

朱九真被揉捏得 呻吟 , 忌感到手中的 摸到的乳 慢慢 硬,另一 乳 同 被他揉搓得也硬挺起 。

此刻的朱九真被 忌挑逗得春心 漾、 身 , 唇 流出了 多得淫水,把下 弄得 的,她的 不 扭 ,看上去 媚。她的眼睛似笑非笑, 手 朱 忌的脖子, 腿大 ,似乎期待 忌的 一步行 。

忌知道朱九真想要被插了,但自己的 巴又小又 ,而且 硬不起 ,如何 足朱九真呢? 不能再用手指吧,看朱九真的 子 然是 女,但 性方面 是知道的很多的,跟周芷若和 不悔是不同的,怎么能用手指糊弄于她。可是 忌 在 掏出自己的 巴的勇气都 有。

朱九真 忌 不行 ,似乎有 生气, 媚地嗔怒道:“ 忌,你快 呀,我要嘛!” 完,便伸手去 忌的 子, 忌一 有防 , 子被她整 了下 , 忌的 巴在漏了出 。

忌 直感到 地自容,等 被朱九真 ,但朱九真并 有生气,而是 柔地 :“怎么 有硬?我 你好 !” 完,便跪在 忌面前, 手捧 忌的小 ,伸出舌 去舔, 不 地含在嘴里。 忌的 巴何 受到 如此待遇,竟然被如此的大美女含在嘴里。 忌感到朱九真的舌 异常柔 滑嫩,嘴里也 滑, 巴被她弄得很舒服, 直爽极了。

不知不 , 忌的 巴竟然慢慢 硬 大,最后朱九真小嘴都放不下了,只好用舌 舔。 机看到了奇 ,自己的 巴竟然勃起,而且 大了 多, 一切都 功于朱九真。

朱九真 忌的 巴勃起了, 道:“ 忌,你 巴好大好硬噢!”

忌感到十分 , 是他几年 地一次 到了男人的自尊, 巴不禁更加 硬。 他看到朱九真的 和她那 的下体,不禁想要好好地干朱九真的小穴。

于是,便把朱九真 倒在床上,分 她的 白嫩的大腿, 挺的 巴 准她 淋淋的肉穴,腰部用力一挺,只听 扑哧一 , 忌的 巴便插 去一小半。 忌再使 往一挺,朱九真 出了一身凄 的叫 , 忌的 巴捅破了一道屏障,同 被朱九真那 嫩滑的 境 的包住了, 女那 的 壁 忌的 巴,很是舒爽。

忌有 奏地挺 ,朱九真 是放 的呻吟 ,或者 是 呼,又不敢叫。

忌不 抽插, 了一 ,朱九真得眉 舒展 了,慢慢的不被 了, 始配合 忌的挺 ,蠕 屁股。

忌使 的抓 她的臀部嫩肉, 插她的肉穴。朱九真 在是 尤物,更是 , 女被 苞的痛楚 去之后,便主 扭 ,嘴里 浪叫不 。

朱九真那 嫩嫩的肉穴 地咬吸 忌的 巴,他的 巴象被 身的暖水袋套 ,有 不出的 快。

忌心中暗想:干女人 想到有 么爽,尤其是玩 么漂亮的大美女。一 又一 的快感 他的 巴 遍全身, 忌的 巴清楚的感 到朱九真的小穴愈 愈滑 。

大 又有几百下的大力抽插, 忌感 到了要射精了,而身下的朱九真不停地扭 丰白的屁股,那 嫩的 部象一 子一 不停地抖 , 高 而丰腴的乳房 自己的抽插在不停地上下抖 。

忌便加 狂地抽插,他的 感到朱九真的小穴深 一下下的抽搐,那穴壁一 一 , 地 自己的 巴,而 巴又一 一 地磨擦 朱九真小穴里的嫩肉,那小穴不停地吸吮 他的 。 朱九真快到 高潮, 忌再也忍不住了:“啊——我要射了——”便把 蓄已久的精液,用力地射在朱九真的小穴深 。朱九真被 的精液射的 身一抖,也 到了性的高潮。

忌一 怀抱美人,手一 在朱九真的身上 摸。突然听 有人在喊他:“你 臭小子, 不快 起床!” 忌迷迷糊糊地 眼睛,一看自己一 人躺在床上,身旁并 有朱九真,而是 福在床 喊他起床:“你小子,作春 呢吧?瞧你的口水都流出 了!” 忌 才恍然大悟了,原 自己是作了一 春 。

他不禁回想起 中那香 的情景,心中暗想:自己真是在做 ,朱九真那么美 高 ,怎么看得上我 小子呢?自己真是痴心妄想,只要呆在 里,偶 能看 朱九真的音容笑貌,自己也就心 意足了。

第十六回二美被 苞

上一篇:鸟人性福